【自游自在】黄沙漫漫驼铃悠悠
2020-06-13
【自游自在】黄沙漫漫驼铃悠悠【自游自在】黄沙漫漫驼铃悠悠【自游自在】黄沙漫漫驼铃悠悠【自游自在】黄沙漫漫驼铃悠悠【自游自在】黄沙漫漫驼铃悠悠

天是蓝的。风是热的。云也躲了起来。空气也仿佛生气一样,闷着,不动。

当车窗上开始出现金黄,一点,一片,都是金黄色的,仿佛下过一场黄金色的沙雨,然后在大地上聚成浪,开始在旅人疲惫的神经线上汹涌起来。那是一注金黄色的兴奋剂,帮助醒脑,15个小时的颠簸,35℃的天气,我们已经走得很远了,很累。沿途的海市蜃楼都不见了。而眼前看得见的,竟然是那幺的不真实,美得像电影的场景。

我们正坐在旅舍外的咖啡座,远远看着电影的拍摄。旅舍的贝贝人(Berber)捧来一杯加入薄荷叶的摩洛哥红茶。薄荷叶丝丝的冰凉香气,缠着热空气。轻舔一口,舌头遇见绿州,筋脉打通。

“前两天刚下了几场雨,好大的雨。”贝贝人忍不住要说。他们头上总缠着美丽的蓝色头巾,是海洋的颜色,那是族群的图腾。的确沙丘下有一池水,似乎是一面镜子,让沙丘能顾影自怜。

生活中没有浪费

“过几天,成千上万的火烈鸟就会来了。”贝贝人说。大自然有什幺转变他们最清楚,我们只熟悉冷气的温度。大自然总有一些通风报信者,下了几场雨,远在它方的火烈鸟会知道,在牠们的生命里必然有些神秘的基因,总有种原始的召唤 。

摩洛哥这个地方叫Merzouga,是撒哈拉了,200米高的沙丘,连绵无尽,沙漠的尽头还是沙漠。那温柔的曲线是风的游戏,任它抚摸,改换姿势。那黄金模样,能满足任何对沙漠有幻想的人,沙漠就应该是这样的,我们都让所谓的定型宠坏了。

中午时分的沙丘,天气太热,只能用眼睛来欣赏的。4点过后,我们开始出发,想爬上沙丘。旅舍附近的土地上有美丽的龟裂图阵,反覆重複。几匹骆驼,闲闲地吃草喝水,将有场长途旅行? 

附近的房子,都是泥砌成的。四方型,像火柴盒,简单而古朴的风格,一面墙就是一面墙,没有装饰性的物件。生命和生活还原到最初,生活中只有必需品。浪费,他们永远学不会。

跨过沙丘人生

我们爬上沙丘,才知道在沙漠里的每一步都是艰难。柔细的沙融化你的脚力,每一步都在下陷下陷下陷。沙里有没有生命?惨无血色的灌木,看不见的根,紧紧地抓住不放,给了我答案。

最山穷水尽处,也能有花开,鸟唱歌。看不见的,并不表示不存在。真正的东西是肉眼看不见的。这样简单的道理,我越来越相信。我们爬上最高的沙丘,发现还有更高的等着我们,由不同的角度和位置看,每个沙丘的高度竟都不相同。我们相信的真理,原来是水,是风中的沙丘,会随着不同的人生位置而改变。

我们等到日落,等到星星出来。沙丘下的人间,点起了灯。沙漠,还是静悄悄的躺着,仿彿什幺事情也没有发生,或许它已经看尽世间事,能够无动于衷,而周围依旧,物换星移。隔天,我们就搭巴士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