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以香饼与布送走女儿‧老妇盼失明前见女一面
2020-07-09
当年以香饼与布送走女儿‧老妇盼失明前见女一面(吉隆坡11日讯)“在我老到失明前让我再看一眼(女儿)就好!"47年前,患上痲疯病的李仁爱在双溪毛糯痲疯病院内诞下次女,却因受限于院内不得养育子女的规定被迫含泪把仅4个月大的女儿送走;47年后,带走女儿的养父并没有遵守当年答应让女儿与她相见的口头承诺,心中遗憾一直无法纾解,已届高龄的李仁爱每每在提及这段往事都不禁潸然泪下,一句“让我见她一眼,就一眼而已"让闻者揪心。现年71岁的李仁爱清楚记得,带走次女彭彩欣(译音)的养父用一盒30粒香饼及一匹布换走女儿,这一幕深烙在她的脑海里,不曾忘记。她说,自己当时坚持拒收布匹,反要求该名养父用这些布料为女儿做衣裳。每当吃香饼想起女儿她激动流泪说,每当她吃着香饼都会想起女儿,外人不知道也许会认为是一个贪婪的母亲为了香饼卖掉女儿,这幺一想,她的心再度揪疼起来。李仁爱週四在双溪毛糯口述历史工作队安排及陪同下召开记者会,希望透过公众的力量,让她能够见一眼分散多年的女儿。除了李仁爱,双溪毛糯痲疯病院内还潜藏着多宗可歌可泣的寻儿个案,包括84岁的陈清河及65岁的林梅影。这一批已经年迈的老人家不求孩子的经济援助,只求能够赶在阖眼之前见到亲生儿,实现人生最后的愿望。至今仍居住在双溪毛糯痲疯病院的李仁爱指出,本身在院内诞下两名女儿,大女儿幸运被送到甲洞的儿童之家收容,长大后便回来与她相认;唯独次女下落不明,辗转找到当年带走女儿的养父,对方却“装陌生",让她无法谅解。她说,当年与女儿养父成口头协议,自己并非卖女儿,希望对方能在女儿长大后带回来让她看一眼,不相认也无所谓,对方也表示允应。不过,年复一年,养父却从来不曾带女儿前来慰籍她的思女之苦,甚至还避而不见,接获她的来电后还不断反问“你是甚幺人?"让李仁爱气愤难当之余,更感到痛心。除此之外,工作队还安排了4位双溪毛糯痲疯病患的后代现身说法,分享寻亲的经历,同时也希望能够找回分散在各地的亲生手足,一了双亲夙愿。他们也异口同声呼吁,勿错误诠释有痲疯病父母是羞耻的事情,亲情是世上最宝贵的财产,鼓励养子女勇敢与痲疯病院内的亲生父母相认。愿付每位500犒赏费陈清河:找回一个也好84岁高龄的陈清河因嗓音沙哑,无法亲述寻儿心切的苦楚,只能透过早年录下的影片转述本身骨肉分离的真实经历,希望大众至少为他“找回一个孩子也好",他甚至握手表示愿意支付一位孩子500令吉的犒赏费,寻儿意志坚决。来自新加坡的陈清河在21岁被送入槟城木寇山痲疯病院治疗,与同为病患的妻子在院内生下4女3男,共7个孩子。由于木寇山并不若双溪毛糯痲疯病院般设有婴儿之家能够照顾孩子至6个月大才送走,因此陈清河的孩子甫出世就被送出岛外,并且在没有签署让出抚养权的同意书下就被陌生家庭领养。儘管孩子众多,但唯一最教陈清河日夜思念的就是长女Rosaline,经常对着长女仅有的两张婴儿照日夜挂念,期待有相聚的一朝。他披露,他在数年前曾经接获一通马来女子的电话,对方不断询问他是不是陈清河,且也知道他正住在双溪毛糯痲疯病院,因此儘管对方没有表明身份,凭着父亲的直觉,他依稀感觉到那是自己的长女。他告诉对方,自己住在院内的297号房,试探对方会否依言前来看望,结果两年过去了,那名马来女子始终没有出现,让他希望落空。影片中,陈清河爽快表示愿意支付500令吉的寻儿费。续问倘若全部孩子都找回,是否每一名都各别500令吉,他发出爽朗笑声答道:“没问题!"即使全部孩子寻回的希望渺茫,但在这位老人家心中仍有一丝不过份的奢望:“即使为我找回一个(孩子)都好啊!"孩子出生资料1)名字:Rosaline Tan出生日期2)名字:Tan Ai Choo出生日期3)名字:Tan Say Hai出生日期4)名字:Tan Eng Kong出生日期5)名字:Tan Mah Li出生日期养父禁止与女见面李仁爱透露,她曾在1980年私自到女儿养父家乡霹雳州安顺寻女,岂料养父看见她后脸色骤变,拒绝让她进屋,就那幺匆匆一瞥,她看见一位样貌与她有几分相似的少女正在屋内忙着扎灯笼。她称,儘管养父辩称女儿在外地求学,但凭着那一眼,李仁爱相信那是自己的女儿。当时,次女正是花样年华的15岁。李仁爱双手拭泪,语带哽咽恳求:“我不要求多,就一眼而已,我的女儿现在已经48岁了,可是做生母的却从来没有看过,我很心痛。"她还以福建话形容自己犹如“犀牛望月",是否要等到犀牛死了、月亮沉了,都还等不到见女儿一面。她认为,儘管俗话说“生娘不及养娘大",但是自己毕竟是怀胎10月将女儿带来世上,爱女心切的感受不比养娘少。次女出生资料1)名字:Phang Chai Heng出生日期:没通知把3孩子送人养现年65岁的林梅影遭遇与同为木寇山痲疯病院病患的陈清河相似,三名孩子一出世便被送走,由福利局寻找合适的领养家庭抚养。她说,基于该病院的领养机制不完善,因此孩子在没有预先知会下就被送到领养家庭,以致多年来都无法寻回。“我当年与一名教堂修女做协议,对方表示愿意代为抚养我的孩子,岂料到福利局询问后即被告知孩子已经被送走。"多年来,林梅影不曾放弃寻儿年头,甚至掏出自己微薄的薪资在报章刊登两次寻儿启事,分别是于及13日,但最终还是没有消息。无论是广告收据或三位孩子的报生纸她都如珍宝似的收藏着,彷彿这是她与孩子唯一有关联的信物。林梅影如今在双溪毛糯的独居生活简单,靠着在花圃卖花的收入生活尚算过得去,闲暇喜欢唱歌或沉浸在思儿情绪中。她说,找回孩子并非期望孩子能够给予她金钱援助,反之,做母亲的只是希望了解孩子是否安好,若有任何经济困难,她在所不惜提供帮助。孩子出生资料1)名字:Ong Bee Leng出生日期2)名字:Ong Kim Moey1964年3月183)名字;Ong Yew Hock出生日期‧2013.04.11